精彩100小說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武俠 > 殘天劍

殘天劍

殘天劍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9-09-20 13:39

評語:文筆老辣,每每講述到精彩之處,總叫人痛快,爽快!真的是太棒了!篇幅安排合理,太喜歡了,推薦

望著沖向自己的龍卷風,初云的粉臉突然變得沒有了一絲血色。

“初云,你怎么了?”斷憶看著初云發呆害怕的樣子,一把將她摟入了懷中,“初云,你沒事吧?”

黃色的龍卷風在斷憶與初去的身邊帶著一片片柳樹的葉子飛向了遠方的高處。

斷憶慢慢放開初云,輕輕呼喚著她,“初云,初云。龍卷風過了,沒事了。”

初云美麗的大眼睛中還殘留著一絲恐懼,她直直地盯著斷憶,對他道“斷憶哥,我想起來了,我想起來了。”

斷憶嘴角向上微微一翹,冷峻的冰臉上劃過了少有溫暖,“初云,你慢慢想,慢慢說。”

初云輕輕推開斷憶,瞬間蒼白的臉上恢復了些許紅暈。她抬首望向龍卷風消失的遠處,“我十歲的時候,被一個黃袍須的人抓走了。后來,我不知道自己怎么變成了啞巴。再后來,我流浪了三年。遇到干爹后,干爹給我了衣服,給了我溫暖,給了我愛。而且,干爹為了我不被壞人欺負,還教給我了這套逃跑用的飄逸神功。”

“黃袍黃須的人?”斷憶想起了在擂臺之上追走武靈山名宿鐵西的那個瘋子,“今天在擂臺之上,我見過一個黃袍黃須的人。不過,他是個瘋子?”

聽到斷憶的話,初云心中一動,“斷憶哥,那個人可是長得比你還要高,眉心好象有一顆黑痣?”

斷憶身高一米九多,比斷憶還要高同樣是黃袍黃須的人可就屈指可數了。斷憶不會太注意一個男人的長相,可是身高他還是能看到的。斷憶點點頭,道:“那個人叫黃衣圣手妙坤,個子是比我還高,只是他眉心有沒有黑痣我就沒太注意。”

“斷憶哥,妙坤還在安隅城嗎?怎么我剛才在憶仙樓中沒有看到他?”一連串的提問,顯然初云抓到了一絲的影子。

“妙坤追鐵西去了,我也不知道他們現在去了哪里?”

“鐵西,鐵西又誰呢?”

斷憶笑笑,這些自己根本就不太懂的事情,他又怎么能和初云說得清呢?斷憶看了看初云,知道她很想知道自己的過去。“初云,以前的事情,你就能想起這么多?”

初云搖了搖頭,道:“我記得我家是在一個很大很大的地方。我家院里特別漂亮,而且好象還有山,有水,有很多美麗的花兒。”

“你家里有山?”

“是呀。”初云肯定地點點頭,用力回憶著,“山的旁邊就是水,好象和我們安隅城總管張環家的差不多。可是,我家的比他家可大多了。而且,我的家人好象都穿著黃色的衣服。”

“黃色的衣服?你是皇宮中的人?”斷憶驚詫地看著眼前這個膠凡超俗的世外美女,怎么也和她把大魏皇家聯系到一起。可是大魏天下,除了皇宮中的人,誰還能穿黃色的衣服?

初云搖搖頭,眨著一雙水一樣的眼睛看著斷憶,“皇宮?皇宮是哪里呀?”她用力想著,可是還沒有找到“皇宮”這個詞在她腦海中的印象。

斷憶也是小的時候在不睡覺淘氣想聽故事時,爺爺給他講一些關于傳說中的皇宮的事情。斷憶聽著這些神奇而不懂的故事,會慢慢在想象中睡覺。隨著斷憶的長大,爺爺不再給他講皇宮的故事。

而且,斷憶記得有次要爺爺給他講皇宮的故事,很不發脾氣的爺爺竟然和他急了。爺爺對斷憶說,那些故事是胡亂編給他聽的。以后,斷憶不許再提這件事情, 尤其是對斷憶和爺爺以外的第三個人。斷憶是個好孩子,他疼爺爺,答應爺爺以后不再提關于皇宮的故事。

今天,為了幫助初云回憶起她的過去,斷憶用盡了自己的所能。

斷憶笑了笑,道:“這些,也是小的時候爺爺和我講起的。現在,也忘記得差不多了。”

沒想到,初云卻不想撇開這件事情。她由河邊幾步走到斷憶的身旁:“斷憶哥。我可能還真跟你說的那個皇宮有什么關系,我現在對家里的事情能記住的就是他們穿著黃色的衣服。你不是說只有皇宮的人才能穿黃色的衣服嗎?斷憶哥,你給我講講皇宮的事吧。”

看著初云幾近哀求的語氣,斷憶努力回憶著爺爺曾經給他講過的故事,一一道給初云。

聽著聽著,初云突然雙眼流出了淚水。斷憶忙停住,對初云道:“初云,你怎么了?”

初去搖搖著,她沒有說話。只是輕輕地從樹上折了一斷柳條,向河邊走去。

“斷憶哥,你看河中有條大紅魚。”初云對走過來的斷憶用手一只靜靜流淌的河水。

“初云,我給你把那條魚抓上來。”

初云用柳枝輕輕撫動著河水,對遠處的大紅魚道:“大紅魚,你快跑,斷憶哥要抓你!”

斷憶搖頭笑笑,蹲在了初云的身邊,“初云,你不想聽皇宮中的故事了?”

初云點點頭,“我覺得我就象那條大紅魚一樣,安隅城才是我最喜歡呆的地方。”

斷憶站起身來,伸了伸胳膊,看著在水中愜意游動的大紅魚,對著它大嚷起來:“大紅魚,我要抓你,你還不快跑!”

初云輕輕一推斷憶,“斷憶哥掉河里嘍,大紅魚快來吃了他。”

斷憶沒注意初云會推他,他一晃身子直著就向河里倒下。

“斷憶哥!”初云本來也沒用多大勁,沒想到斷憶會被她推倒。

就在身子離水平面不到三公分的距離,斷憶不知用了什么功夫,他一個旋子,貼著水平面就沖向河中的大紅魚。大紅魚被他嚇得,“撲棱”一聲扎進了河中。

斷憶身子一轉,一只手伸在*前,另一只手在身后一背,腳踏水平面,對著初云就在水皮上飄了過來:“初云小美女。我斷憶被大紅魚吃了,現在我的靈魂又回來找你了。”

初云被他逗得“噗嗤”一樂,嬌羞地躲開了。

一段影子又出現在初去的面前,“舒雪,我是大魏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平陽王爺。他常佑天只不過是一介武夫,是我們大魏國建國所用的一枚棋子!”

被喚做舒雪的女人長長的秀發,一個飄到了她的腳根。在皎潔的月光下,舒雪儼然一個活脫脫的仙女,她冷冷地看著平陽王爺,“平陽王,是你殺了我的丈夫?”

平陽王爺“哈哈”一笑,“本王只是略施了小計,自會有人去找他。舒雪,現在常佑天已經失蹤十二年了。他如果活著,也該來找你了。常佑天既然不來找你,自是他心中早就沒有了你。”

舒雪淡淡地一笑,表情中充滿了自信與鄙夷,“平陽王。當時的場面,佑天以為我死了。再說,他又怎么會知道我在這里?我到今天還茍延殘喘地活著,就是想見見我們唯一的兒子。在我見到兒子之前,我不會答應你任何事情。”

平陽王爺在原地踱著步伐,舒雪這個問題看來他這個“一個之上,萬人之下”的平陽王爺很難做到。“舒雪,我是真心愛你的。你看,我為了每時每刻都記住你,我把女兒初云都打份成了你的模樣。她長長的秀發和你一樣,一直長到了她的小腳跟。”

“初云?我是初云?”

剛剛沖到初云身邊的斷憶突然被她的自語嚇了一跳,他在初云身邊一停:“初云,你沒事吧?”

“斷憶哥,——”初云想說什么,突然又停住了。

斷憶對她一笑,道:“初云,其實那個黃衣圣手妙坤是雷諾寺主持凡橫的俗家弟子。一會兒,我們回憶仙樓詢問一下凡橫大師,也許能找到妙坤。”

“阿彌陀佛。斷憶少俠,老朽在此。”斷憶的功夫也到了一定的高度,沒想到凡橫就這么不聲不響地到了自己身邊。

“凡橫大師,你怎么來了?”斷憶急忙上前行禮,并介紹給初云。

禮過,凡橫大師雙手合十,對二人道:“阿彌陀佛。人世間生生死死,旺旺息息,皆有天定。一切,無因無果,無對無錯。過去的,就讓他過去吧。”

說都會,凡橫大師又對斷憶道:“斷憶少俠。一朝入江湖,一世江湖人。有些事情,不爭也罷。”

斷憶一愣,“凡橫大師是不讓我去掛劍塔?”

“阿彌陀佛。凡橫自遠道而來,自是為了解去十八年前的一樁心事。佛語,不可不說,不可說破。孽徒黃衣妙圣手妙坤也是為了八年前的一樁罪惡而時清醒時瘋癲。人生,旦生夕死,世實俗事,不可太真。名利權財,得多失多。不得不失,偏安一隅。”

斷憶聽著凡橫半吐半隱的話語,不知是繼續問下去好,還是就此打住。

“大師,你說的黃衣圣手妙坤八年前做的那樁罪惡是件什么事情?”斷憶不問,可擋不住初云的疑惑。

“阿彌陀佛。老朽已說得過多,斷憶少俠切記:名利權財,得多失多;不得不失,偏安一隅。”說著,凡橫的身子一閃,他竟然在斷憶和初云面前瞬間消失了。

看著不知哪兒去了的凡橫,初云閃著一雙水一樣的大眼睛看向斷憶:“斷憶哥,凡橫大師到我們安隅城是為你來的?他知道你會奪得這次冠軍,而且要阻止你去掛劍塔?”

斷憶冷峻的帥臉上一笑,“算了,我們不想這些了。想得太多了,會容易變老的。”

“那,斷憶哥我們可說好了昂,你去掛劍塔的時候一定要帶上我。”

“初云,你別鬧了好不好?你自己不也是說過了嗎?你的飄逸神功是用來逃跑用的。”

“可我還會飛。掛劍樓那么高,要不我飛上去給你把玄鐵劍取下來就是了。”

斷憶一笑,道:“其實,我根本就看不上什么武林盟主,我也不會去爭。這次來奪寶大會,只是想證明一個我多年來練的爺爺教給我的武功,看看實用不實用。”說著,斷憶一卷自己強大有力的臂膀,一塊塊成方形的肌肉呈現在初云的面前,“既然我這么厲害,我為什么不去會一會掛劍塔中的那些高手?”

“斷憶哥,這十七年中的奪寶冠軍最厲害的也只是攻到了掛劍塔的第二層。好象,好象那個人還是安隅城總管神刀張環的親戚。”看得出,那老和尚對斷憶去掛劍塔不放心,這初云更是心中無底。

斷憶嘴角向上一翹,對初云微微一笑。“別人做不到我,我一定能做到。再說,我現在已經看上掛劍塔中的那把玄鐵劍了。”

close

猜你喜歡

短篇言情 武俠小說
短篇言情
短篇言情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短篇言情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短篇言情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武俠小說
武俠小說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武俠小說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武俠小說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最新章節

Copyright © 2010-2019 精彩100小說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聯系QQ:

三d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