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100小說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穿越 > 鳳主大人翻墻來

鳳主大人翻墻來

鳳主大人翻墻來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9-05-26 19:48

評語:構思新穎,題材獨具匠心,桉白帥寫的太好了,很喜歡作者寫文的這種調調,給力給力,強力推薦!

標簽: 短篇 女生穿越
《鳳主大人翻墻來》是桉白帥寫的一部精彩穿越小說,主角小滄秦商。一場豪賭,一道圣旨,傻子”將軍小姐攀上了不受寵王爺,大婚之夜突生變故,尸案、斗獸......無路可退,她只能絕地反擊,將夫君扶上帝位!功成身退,回家吃飯。只是那天上絕色、人間神官”鳳主大人卻處處與她作對,阻礙她的幫扶之路,甚至不惜夜夜翻墻,**她做枝紅杏!她心生一計,既然你夜夜**,我何不順勢為之,拉入我的陣營?且看撩與反撩,局中局、計中計的王者之路!...解憂小說網為大家提供鳳主大人翻墻來小說在線閱讀。

精彩章節

重回繁華熱鬧的主街,苗苗才松了繃緊的神經,就這么跑出來了,虧剛剛都嚇出一身冷汗,估計回去該洗一洗了。

“小姐,苗苗不太明白,您為什么說,他日還人家銀子啊?”

苗苗小腦袋想了好久也沒明白,小姐剛剛已經聽到了人家是誰,只要命俞叔把錢送過去就好了,這要是拖著,萬一人家圖謀不軌怎么辦?小姐能打得過人家不?不過人家也長得好看,是她見過的男子里面最好看的一個,小姐應該不會吃虧!

秦商不知道苗苗腦袋瓜里正琢磨啥,笑道,“苗苗,你以為剛剛開口幫我們的是誰?”

“不是謝小侯嗎?”

苗苗眨著眼睛,對于秦商的問題,露出一臉困惑。

秦商搖頭嘆息,解釋道,“他只是掏腰帶的,真正肯幫我們的人,在竹簾之內。”

苗苗步子一停,“哈?那這謝小侯好傻啊,干嘛幫別人掏錢吶!”

秦商無奈地嘆了嘆氣,伸手捏了捏苗苗的臉頰,“走啦,回去。”

苗苗吃痛,揉揉被秦商掐過的地方,嘟喃道,小姐干嘛真掐我啊,總感覺小姐蓄謀已久了。

走在前頭的辛商回頭一笑,“苗苗,你再不快點,俞叔就來抓我們了。”

苗苗趕忙小跑跟上。

***

秦商苗苗俞叔三人是上午出府,回來時卻是快日落西山了。他們才入府門,便聽到一陣冷嘲熱諷,“喲,這大小姐總算知道回來了?虧得讓我們一大家子等著,還那么磨磨蹭蹭做什么,老太君在主廳等了許久了!”

苗苗瞪著這個衣著華麗,頭戴鑲玉珠釵的女子,小聲的尋問秦商,“小姐,這個是誰啊?”

“大夫人的養女,墨萱小姐。”

她的聲音不大不小,不瘟不火,卻足以讓門外的侍衛、經過的丫鬟聽見。

墨萱杏目一瞪,指著秦商,惱怒道,“你!”

秦商徑直略過墨萱,和苗苗一起往主廳走去。

*

“小姐,你好像對秦府挺熟的,竟然不用那個誰引路啊!”

苗苗小步跟著,只覺得小姐愈發地像老爺的女兒了,忒有風范了。

秦商淡笑,心道,昨兒個跟小滄溜了一圈秦府可不是白溜的。

及至主廳。

雖說方才墨萱已經告知有很多人在主廳,但真正見到這么多穿著華麗,或老或少的人兒聚在一處,她一出現,便齊齊地看向她,她還是有些吃驚。

坐在主位上的老太君是最先說話的,“商丫頭過來,快些見過你大姨娘。”

秦商聞言走向老太君,眼神懵懂的看著她,示意自己不清楚哪位是大姨娘,實則,若她猜的不錯,那右下第一個位置上,身穿窄袖長襟服,頭戴瑁瓏珍珠釵,盤著不知名的婦人發髻的那位約摸四十歲的女子,就是大夫人了。

果然,老夫人指了指那位置,“喏,曉瑜啊,看著人家孩子眼巴巴的看著你,也不曉得開一下口。”

雖說聽著向訓斥,但語氣毫無訓斥之意,大夫人輕輕一笑,嗔道,“母親大人,您又拿我打趣了。”

又看向秦商說,“孩子,過來讓姨娘瞧瞧。”

秦商依言過去,大夫人仔細地打量著她,打量了好一會兒,“不錯不錯,真是標致的人兒。”

秦商抿了抿嘴,低了地頭。一旁的墨萱暗暗咬牙切齒,捏緊手中的帕子。

“就是黑了些,但莫要擔心姨娘定會讓你在入宮前煥然一新,如今入了秦府,便是天大的事落下來也有我們幫襯著。”

秦商看著這人慈眉善目,雖已年近四十,皮膚卻保養的很不錯,又聽這話,不論她是出于真心或是假意,她都感到有些暖心,“謝謝姨娘。”

大夫人更是眉開眼笑,連聲誒誒。又一一向她介紹了余下幾位在場的叔伯姑媽,才放她離去。

秦商這才知道,那秦瑞是老太君弟弟的孫兒,因為弟弟和其兒子早年戰死沙場,孫兒在八歲左右就托付了秦老太君。

又問“秦夏長兄怎么不在府邸?”

大夫人一愣,后有些驕傲地道,“夏兒陪同太子殿下去南閩治理蟲患去了,過些時日就可以見到了。”

秦商笑笑,堂中許多系外親戚都暗暗地或輕蔑地打量著這位“久別重逢”的大小姐。

他們當中大多人是見過極年幼的秦商,但自秦邕將她帶去漠城后,秦府上下所有人幾乎已經忘了這么位小姐,也更談不上什么尊敬。

秦老太是個人精,自然知道這些個叔伯姑嫂存的什么心思,不動聲色地說,“商丫頭,昨夜趕路累了罷?祖母今日同你說個好消息,也當驅散驅散這一路的風霜。”

秦商眸色微變,終于還是要親自說出來了?

“圣上下月要替六皇子——離王殿下選一元妃,祖母打算讓你去試試,畢竟我將軍府上下,也就你這么個正出的大小姐。”

秦商心上一驚,老太太是在給她立威?擺正她的身份?

堂內人,男女老少,有驚羨的,有嫉妒的,有幸災樂禍的,有等著看笑話的,臉色各異的看著低著眉眼的秦商。

這大小姐,莫給他們將軍府丟臉面才好!又想,丟了臉面也罷,反正也是她成為盛京人的笑話!

秦商抬了抬眸,輕道,“我會好好的參加比賽。”

秦老太君滿意地笑笑,又說,“過幾日,祖母帶你去皇宮,見見太后。”

……

接下來的幾日都算寧靜,每日生活的很規律。秦商基本不出她的院子,除了吃飯和大夫人叫她去藥浴去肌換膚的時候。

苗苗倒是經常想溜出去,但總沒人陪著,膽不夠去玩。老太君又給她添了幾個服侍的丫頭,個個長得水靈。秦商擔心苗苗會自卑或者羨慕,便把那藥浴的方子討來,每晚在自己的院里和苗苗一起沐浴,當然不是在同一處,漸漸地苗苗也變得和其他丫頭一般水靈,她才寬心了。

快到七月初時,她終于等到老太君派人來傳話,“大小姐好好準備一下,明兒個要入宮覲見太后。”

打發走傳話的丫頭,小滄便從她袖子里冒了出來,“可準備好了?不要太緊張。”

她扶額一笑,這小家伙最近怎么老是神出鬼沒的?

想到多日前的一樁事,秦商不由得失笑。

日前某晚,她正準備休息,小滄卻忽然憤憤得說道,“秦商,本君不要睡籠子!籠子太冷了!本君要睡chuang!和你一起睡chuang!”

她脫鞋的動作一滯,抬眸望向它,“我帶著老鼠睡?”

“都說了本君不是老鼠!”

“可我不習慣戴著一個動來動去的家伙睡。”

“本君不管!本君就要睡軟chuang!”

“我明日給你做個私人chuang鋪?”

小滄鼠須一揚,“不要!本君就要和你一起睡!你睡的香,不會干擾到本君。”

秦商頭大,這白鼠真的好難養啊!

“喂喂!本君問你話呢!”

小滄發現秦商這個人真的好喜歡好喜歡走神吶。

“我看了幾本書,大殷女子皆須琴棋書畫樣樣精通,若是比試時,有可能會考這些。”

小滄又一跳,跳進了她的懷中,“那你是準備好了?”

“我不會彈琴,短期內根本不可能精通古琴。”

小滄立即豎起汗毛,“那你還不練!”

“你說這個世界的規則是什么?小滄。”

秦商忽然提了個風馬牛不相及的話題,小滄頓時不想理她。

*

苗苗出來時,見小姐一人仰天長思,不由得開口,“小姐你不用擔心選妃之賽,小姐長得這般好看,離王見了肯定動心!”

秦商長嘆一聲,“苗苗,你覺得是離王選妃?”

苗苗笑容一僵,啊?“小姐這話是什么意思?”

“過來,”秦商朝苗苗招了招手,“你可曾聽說離王已經回京的消息?”

苗苗乖乖地走到秦商跟前,一雙炯亮的眼睛帶著迷茫的看著秦商,“沒有。”

“那不對了,離王人都沒到,如何知道你小姐長不長得好看吶?”

“可……可是,他遲早會見到小姐的,也會知道小姐最好了。”

苗苗頸著脖子小聲卻堅定的解釋道。

秦商心底一暖,輕輕捏了把苗苗紅撲的臉蛋,“好,你家小姐必定能被離王瞧上,可好?”

庭院樹下,陽光灼眼,倆個笑得明媚的人都不知日后思及此言,喟嘆真矣,亦差矣!

****

第二日清晨,秦商被好幾個嬤嬤地捯飭許久后,才出了庭院。

其中一個嬤嬤嘴甜地說道,“小姐這樣一打扮,可真真是貴女相十足,似個仙子。”

秦商淡笑,穿了一斤多的金子首飾,再不貴氣點,那不是沒救了么?

她今日穿著的確很是繁瑣,繡金線縷衫,鑲玉粉呢裙,斗紋錦小靴,還不計她腦袋上頂著的,這一套下來,不曉得花去多少銀子。

老太君在庭中等了一會,總算是見到了讓她滿意的孫女了,自然笑瞇了眼,“咱丫頭真真美!”

秦商一路聽了好多這樣的話,但還是微紅了臉,“奶奶,只我和您一起去嗎?”

“嗯,還有老俞、阿湘陪著。”

坐進馬車后,秦商便不再說話。這馬車比她之前坐的寬敞了許多,裝飾也精致了一個層次。

秦老太君知道這丫頭在打量這車,輕笑了聲,“入宮面見圣上、太后,馬虎不得。”

“秦商知道了。”

俞叔御車之術已達到‘舞交衢’的地步,馬車交叉道上,往來馳驅,旋轉適度,似乎像在舞蹈一般,很有節奏。因而這一路,秦商坐得很舒服,行頭沒有絲毫的皺亂。

到承德宮門處,三人依次下了車。

秦商抬眸望了眼,宮門金匾兩旁栩栩如生的游龍,不禁感嘆,皇宮真有錢。

“商丫頭,跟上。”

秦老太君發號施令,秦商立即收斂了所有心思,漫步跟上。

通牒遞交后,有宮婢把她們領到一座宮殿前的亭子侯著,這一等便是去了小半個時辰,秦商倒是不打緊,但老太君……能抗得住?

“奶奶,您要不靠著我些?”

讓老太君去坐著,肯定是行不通的,但依靠著她,還是可以的。

秦老太君心頭驀地一暖,笑笑示意不用。

正當此時,有尖細的聲音傳來,“宣一品護國夫人秦陶氏、秦家長女覲見。”

湘姨留在外面等候,秦商攙著老太君緩緩進了祥和宮。

一入宮門,便有股香味撲鼻而來,排排珠玉做成的簾子,讓里頭坐著的人隱約可見。

秦商注意到,暖玉塌正中坐著位年紀已大,鬢邊白發已生,但威嚴依舊的華衣女人,右首下座著位身著明黃袍的中年男子。

“臣婦參見皇上,太后。”

秦商攙著老太君,自然是太君跪,她也跪。

“臣女拜見皇上、太后。”

二道聲音雖不是同時起,但卻是同時落。

她們話音剛落,緊跟著一道溫和的女聲響起,“阿嵐來了,入座罷。”

二人才慢慢地站直了身,跟著從里間出來的婢子坐到左下位上。秦商是站著的,站在秦老太君身旁。

秦老太君坐好后,慢慢道,“太后,臣婦今日是帶我這孫女見見您的。”

“秦邕帶在身邊養大的女兒?”

這話是皇帝問的,冷淡,威嚴。

“秦商見過皇上。”

秦商在老太君的暗示下,又朝皇帝行了一個禮。她彎著身子許久,皇帝才說,“起吧!”

秦商才起,又聽那道溫和的聲,“可識得字?”

“認識一些。”

太后點了點頭,“那便好些。”

“太后,這丫頭從小養在邊陲,可能粗鄙了些,但好在乖巧。”秦老太君溫溫一笑,似是頑笑道。

秦商附和淺笑,“望太后莫怪。”

太后端詳這丫頭許久,方才還是有些不喜,這丫頭太呆愣了,現下見到她輕輕一笑,到真是覺得,長得也算乖巧。

“母后,兒臣還有奏折要批,先退了。”

皇帝實在不喜這些個婦女家的見面,適才拜見太后,被叫了坐下看看,如今人也看了,該走了。

于是,皇帝跨著大步出了內室,最后腳步聲漸漸遠去。

“皇帝瑣事纏身,你們便陪哀家聊聊吧。”

太后打了個圓場,二人又陪著太后聊了一會,才放出了祥和宮。

離開前,太后曾輕拉著秦商的手,溫和的笑道,“七月二日,是選妃初賽,哀家希望能再見到你。”

close

猜你喜歡

短篇 女生穿越
短篇
短篇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短篇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短篇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女生穿越
女生穿越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女生穿越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女生穿越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最新章節

Copyright © 2010-2019 精彩100小說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聯系QQ:

三d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