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100小說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言情 > 三千帝寵

三千帝寵

三千帝寵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9-10-17 16:20

評語:《三千帝寵》那么氣勢恢弘的小說,卻又可以寫的這么細致,故事情節感人肺腑,曲折離奇,看的又是又愛又恨,喜歡的小伙伴不要錯過了。

蘇輕曼的臉色倏地變了。

變得很難看很難看。

然后盯著蘇輕妍一直看一直看,仿佛從來不認識她。

“姐姐?”蘇輕妍一顆心撲通亂跳,扶住蘇輕曼的肩膀不住搖晃,“姐姐你別嚇我,姐姐你怎么了?”

“羽千涔!”蘇輕曼的聲音一下子提高了八度,變得尖厲而發顫,驀地站起身來,目光凜冽地看著蘇輕妍,“你怎么會認識他?”

“我……”蘇輕妍也站起身來,往后退出好幾步,神色懦懦,“只是聽人提起。”

“那你最好當作從來沒聽過。”蘇輕曼滿眸冷然,“妍兒別怪姐沒提醒你,浮都不比洛州,稍有不慎,就可能給自己,甚至給整個蘇家帶來殺身之禍。”

“……是。”好半晌過去,蘇輕妍方才緩過勁來,“那姐姐,小妹先告辭了。”

蘇輕妍說完剛要離去,房門忽然洞開,袁謹淳大步流星地走進來,看見屋中有兩人,便收住腳步:“敢情你們姐妹倆在這拉家常啊,那我先出去候著。”

“謹淳!”

“姐夫!”

蘇氏姐妹同時出聲將他叫住,袁謹淳頗感奇怪,看看這個又瞧瞧那個:“怎么了?”

“沒事。”蘇輕曼莞爾一笑,適才的戾色已然收盡,近前替袁謹淳寬衣,“二妹不是外人,不必避忌,倒是你,不在外面陪客,這么快就回來了?”

“口渴了,惦記你沏的好香片,所以回來了。”

聽他如此說,蘇輕曼轉頭喚道:“姍兒,還不快上茶,要熱熱的。”

“噯。”姍兒答應著退了出去,沒片刻功夫便端著個朱紅描金茶盤走回,蘇輕曼接過,親自侍奉袁謹淳用茶,見他臉色微有些發紅,便道,“是不是醉了?上榻歇息吧。”

袁謹淳長長打個呵欠:“還別說,真是有些倦乏,二妹妹別見笑,我先睡去,你們姐妹接著聊。”

袁謹淳說完,轉頭朝屏風后走去。

“那姐姐,我先回屋去了。”因著袁謹淳歸來,不好多呆,蘇輕妍再次告辭。

“好。”蘇輕曼點頭,“我送你。”

姐妹倆從屋子里出來,踩著石子路前行,至無人處,蘇輕曼駐足,拉起蘇輕妍的手,細瞅著她:“姐姐剛剛說那些話,都是為了你好,你可千萬別怪姐姐。”

“不會。”蘇輕妍搖頭,“妹妹只是不明白……”

“不明白,那就不用明白!”蘇輕曼臉色再變,有些粗暴地打斷她的話,“總而言之,在京中這段日子,你只要安穩陪著娘,照顧好小妹就成!”

“那……好吧。”在蘇輕曼這里接連碰了好幾顆釘子,不敢再多言,遂告辭出來,翠玉迎上來,主仆倆相偕著回到客房,翠玉掩上門,替蘇輕妍換了衣衫,便退到一旁默然而立。

“翠玉。”蘇輕妍看她一眼。

“小姐有何吩咐?”

“你且去焚一爐香。”吩咐了一句,蘇輕妍走到chuang邊,脫去外衣斜倚在香枕上,腦海里卻不斷閃過適才的情景——為什么聽到羽千涔三個字,大姐的反應會那樣激烈?難道她認識他?或者說,清楚他的事?再有就是這袁府,雖然表面上看去光鮮異常,但卻隱著一股子令人說不出來的晦暗。

難道她們這次進京,竟然是錯誤的選擇?

思量半晌無果,只覺神思倦怠,竟迷迷糊糊睡去,待一覺醒來,天光已然大亮,蘇輕妍趕緊起身下chuang,卻聽房門呀一聲開啟,卻是翠玉端著一盆子熱水走了進來。

“小姐昨晚可真是好睡,奴婢本想給小姐換寢衣來著,又怕打擾小姐好夢,只得作罷,小姐可還記得今兒去逛皇城之事?”

“糟糕!”蘇輕妍跺腳,“你趕緊替我梳妝吧,還要去娘親房中陪她用飯呢,也不知道小姐收拾得怎么樣了?”

“虧得二姐你還惦記著我。”正說話間,蘇輕冉已經同著丫環紫苓了走了進來,“明明是二姐提議說今天出去逛逛散心的,卻這會子才起chuang。”

“是我的錯。”蘇輕妍含笑看著她,“大約是昨兒午宴酒喝得多了些,回來便躺倒睡了,你去看過母親沒?”

“我是才從母親房時出來呢,母親和紅香沈媽都收拾妥當了,單等你呢。”

“哎呀。”蘇輕妍滿臉歉意,“可我這還沒梳妝呢。”

“沒事。”蘇輕冉走到妝臺邊,伸手拿起把梳子,朝蘇輕妍擠擠眼,“姐你過來,妹幫你梳頭。”

她們姊妹從小一處,彼此間甚是親厚,平日里無事也會為彼此梳妝。

蘇輕妍一笑,轉身走到妝臺前坐下,任蘇輕冉散了自己的發髻,細細梳攏。

一時妝罷,蘇輕冉又取了支海棠花造型的簪子,插入蘇輕妍鬢中,偏著頭瞧,咯咯笑起來:“二姐你這一打扮啊,真是人比花嬌,只怕這一出門,不知會引來多少王孫公子呢。”

“你這小嘴!”蘇輕妍在她臉上擰了把,又自己瞅著鏡子細看,心里也微微有些得意,便攜了輕冉并翠玉出客房往蘇氏處而去。

蘇氏果然已經收拾齊整,在屋里等著,見姊妹倆進來,隨即起身,領著一行人等出了門,登車的登車,上馬的上馬,又打發吳安去知會了袁府管家。

管家得知他們要出門賞玩,不敢大意,安排了四名精明的小廝并四名仆從相隨。

馬車出袁府沿著東安大街一氣行去,但見商鋪林立,氣象蔚然,與洛州的精致果然極為不同。

在東陽門處,馬車停了下來,蘇氏母女下車,由袁府的仆從陪著,一路行去,各家店鋪瞧上一眼,倒也見了好些新鮮物事。

“姐。”蘇輕冉扯著蘇輕妍的衣袖,“你看那邊,好像有家專做胭脂的鋪子,咱過去細瞧瞧?”

蘇輕妍應了聲,正要同著蘇輕冉過去,忽聽一陣喧嘩從后方傳來,轉頭看時,卻見一支奇怪的隊伍正快速朝著她們而來。

四名身穿紅衣的軍士,手中各執一條鐵鏈,鐵鏈的一端拴在一個人的雙手雙足上,而那個人面孔朝上,后背著地,竟是硬生生被拖著前行。

道旁的觀望者個個后退,甚至有人驚恐地捂住雙眼。

是他!

蘇輕妍渾身瞬間冰涼,耳畔響起蘇輕冉的低呼:“姐,你怎么了姐?”

姐,姐,姐……眼前的景象像走馬燈一樣不停打轉,但她所能看得見的,只是他瘦削的臉龐,還有……血……

“我們走吧。”蘇輕冉心中駭怕,扯扯蘇輕妍的衣袖,卻發現蘇輕妍仿佛足底生根,站在那里就是不動。

“姐?”

“冉兒!”蘇輕妍忽然轉頭,抓住蘇輕冉,像是下了某種決斷一般,“你和娘先回去。”

“姐!”蘇輕冉大呼,“姐你去哪里?”

但她已經攔不住,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蘇輕妍混進人群中,大步流星地朝前奔去,那步態那身形,完全不像是一個閨中女子。

一頭霧水的蘇輕冉在街邊站了好一會兒,方才想起來,急急地叫道:“吳安!吳安!”

“小姐有何吩咐?”

“二姐她,二姐她一個人走了。”

“走了?”吳安一臉莫名其妙,“去哪里了?”

“那,那——”蘇輕冉口齒不清,抬頭指向前方,但他們看到的,只是漸行漸遠的人群,哪里還有蘇輕妍?

“這可糟了。”吳安跺腳,“這浮都之大,方圓近千里,街道縱橫無數,人足有百萬之多,小姐這一去,怕是連回袁府的路都不識得了。”

“那怎么辦?”

旁邊一名袁府仆從湊上前來,言道:“吳管家和三小姐不必焦躁,先同著夫人回去,稟明大人,大人自會著人去尋。”

蘇輕冉從未出過遠門,早已沒了主張,只好用求救的目光看向蘇氏,蘇氏雖然牽掛女兒,現下也是無計可施,只得囑咐吳安和一眾袁府家仆留下來繼續去尋蘇輕妍,而自己則帶著蘇輕冉回轉袁府。

半遮半掩地混跡于人群當中,蘇輕妍十指緊攥,掌心里全是汗水。

雖然,她已經隨著人流到了這里,可心中卻仍然是混沌的。

直覺告訴她,她應該離這里遠遠的,可不知道為什么,自己的雙眼卻始終無法從那個人身上挪開。

“也不知道這個人犯了什么罪,竟然判了凌遲之刑。”

凌遲?

蘇輕妍不由打了個寒噤——是他嗎?是他要被凌遲嗎?可是為什么他的神情,卻仍然那樣坦然自若?難道他不怕死嗎?

“羽千涔!”一道冰冷的聲線驟然傳進蘇輕妍的耳中,她不禁屏住了呼吸。

整個西市一片安靜,唯有陣陣風聲嗚咽。

“本王最后給你一次機會。”毅王端坐在高臺之上,雙手據案,神色冷騖,“羽千揚在哪里?”

“呵。”一直仰躺在地上的男子忽然笑了,微微抬高下頷,“精明如三皇兄,難道還猜不到嗎?”

“你——”毅王拍桌而起,黑色雙眸中風云颶變,“羽千涔,你當真要本王,把你那個jian婢娘也拉到這兒來,活活折磨給你看嗎?”

羽千涔的身子微微一顫,旋即沉默,再次開口時,話音已經低了許多;“你可以,試試看。”

“來人!”毅王勃然大怒,叫過一名手下,“你拿著本王的印信,立即去役人所,把閔珍那個jian人帶到這里來!”

“是。”手下應了聲,從毅王手里接過印信,調頭而去。

“羽千涔。”毅王下了高臺,一步步踱到羽千涔面前,一腳踩在他的右胳膊上,居高臨下地俯視著他,“你知道本王的脾氣,如果得不到滿意的答案,定會對你和你的jian婢娘百般折辱!”

羽千涔沒有言語,只是抬起頭來,淡淡眸光自毅王臉上掃過。

明明毫無殺傷力,卻教毅王后背上陡地漫過陣寒意。

冷哼一聲,毅王轉身回到高臺之上,重新落座,不再理會羽千涔,而羽千涔席地而臥,閉上雙眼,仿佛在家中稍作歇息一般。

圍觀者中有人蠢動,但礙于毅王的氣勢,只得強自按捺。

直到半個時辰過去,毅王派去的人方才回轉,進場直奔高臺,附在毅王耳邊低語數句,毅王面色陡變,看看羽千涔,再看看四周,有那么一瞬的猶豫不決,但很快恢復平靜,站起身來,一指地上的羽千涔:“把他先押回刑部,暫且關入死牢。”

下面幾名兵士應了聲是,上前七手八腳將羽千涔架起來,拖著他往西安大街的方向而去,毅王隨即離開,眾百姓見再無熱鬧可瞧,不由有些失落,繼而紛紛議論著離去。

close

猜你喜歡

短篇言情 古代言情
短篇言情
短篇言情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短篇言情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短篇言情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古代言情
古代言情

古代言情小說包含了古代言情小說大全,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說推薦等內容。選取了一些時下最為優質的古代言情小說,方便您快速找到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說。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9 精彩100小說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聯系QQ:

三d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