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100小說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短篇 > 沒落之神

沒落之神

沒落之神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9-10-17 14:37

評語:《沒落之神》那么氣勢恢弘的小說,卻又可以寫的這么細致,情節生動透徹,人物栩栩如生,很喜歡作者寫文的這種調調,給力給力,強力推薦!

標簽: 短篇 古代言情

“怎么回事啊?”云梧上前問道。

老酋長拿著這張用錫箔紙包著的古書殘頁說道:“那是萬萬年前的事情了,如今一片和平,我原本以為這是不可能會出現的,看來,一場洗劫又要來臨了。”

“父王,到底怎么回事,難道有危險嗎?”云霍問。

老酋長意味深長地說:“如今,這件事情也應該讓你們兄弟知道了,而且今后也要靠你們兄弟去完成這個任務。”

云梧,云霍面面相覷,連仿佛懂得一些的羽軒此時也覺得一頭霧水。

老酋長說道:“萬萬年前,媸尢與伏羲大戰,他們戰了幾百年,倒了不周山,塌了天,所以女媧只好彩五色石補天。此后,各部落之間經常有戰爭發生。每一次戰爭,都要準備上千年,儲存夠足夠的實力,才可以與敵人一博。當時我們精靈族與其他的一些神族一樣,在神界有著不可小覷的勢力,魔族中的一些不法分子在我們的保衛下,他們不敢亂來。雖然這幾萬年來,魔族妖族與我們井水不犯河水,互相之間相安無事,但是,在妖,魔,神界之外,共同出現了一批不法分子,他們終日盼望世界戰爭,于是,他們就勾結在一起,將整個亞蒂卡大陸弄得烏煙瘴氣,而這批神,妖,魔界的敗類組合在一起,成了一個灰色地帶,如今,估計他們是強勢了,要來攻擊我們神界了。看來,一場腥風血雨的戰爭就要來臨了。”

云梧聽后,不屑地說:“父王你不用擔心,有我呢,就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

“哼,哼,無知小兒,嘴上無毛,辦事不牢。你知道個屁啊。”老酋長一改白天的慈祥狀態,將云梧罵了一頓。

這讓云梧十分不快,他對老酋長說:“父王,你罵我做什么。”

“我罵你是為你好,你不要呈一時之勇,你可知道,為什么神魔妖三界都拿他們沒辦法,那是因為這批敗類他們狼狽為奸,沆瀣一氣地組在一起的時候,都是從各界盜走了三大神器,你知道不知道,所以,你并不是他們的對手。如今,看來他們已經對妖之森林先下手為強了。接下來要對付的就應該是魔界和神界,然后他們會統治整個亞蒂卡大陸,到時候整個亞蒂卡大陸的人就會生活在無盡的折磨之中,到時候生靈涂炭,哀鴻遍野。”老酋長想起那后來的場面,不禁感覺悲從中來。

羽軒并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會是這樣的。她上前問道:“那接下來,我們應該怎么辦,羽軒多謝神族的收留,等我傷好了,有什么地方要用得著我的地方,我一定會全力以赴的,希望大王不要因為我的妖之森林的人而……”

“哈哈,我要是有心存偏,也就不會收留下你了,放心吧,丫頭,到時候一定會捎帶上你,你也可以替你父母報仇。”老酋長平易近人地說。

聽到老酋長這么一說,羽軒就放心多了,她上前說道:“多謝大王,是羽軒小人之心了,我認罰。”

“那要怎么罰你呢?”老酋長半開玩笑地說。

“大王怎么罰我都行。哪怕是要*羽軒的命。”羽軒說。

“唉,我要你的命做什么,罰點你什么好呢,就罰你回去好好休息,休息好了,好去飛天城殺蜈蚣。”老酋長說。

這樣也叫罰,那不如說是對她的關心吧。羽軒感動得眼淚都快要流出來了。

老酋長說:“那飛天城的城主就是老赤蜈蚣,他有五千年的功力,這倒不怕,我看云梧他們也差不多滿五千年了,加上云梧如今修煉的法術,也漸有成就,只是他們身上的神器,對他們來說,有如神助,怕是云梧他們要吃虧啊。”

“父王您請放心,我一定勤加練習。將修為提高到十層,全力對付那條蜈蚣,我倒是要看看是一條什么樣的蜈蚣,如此厲害。”

“他不會真是一條蜈蚣吧。”羽軒問道。

老酋長解釋說:“那倒不是,只是他的神功就像蜈蚣一樣,收放自如,伸縮自如,而且他能改變自己的身形,能隱身,法力無邊,五千年的修行加上有神器相助,對付**可不是一件小事啊。云梧啊,你今后要注意了,你修煉的東西可是要派上大用場了,知道嗎?”

云梧義正辭嚴地說:“是,父王。”

雖然在父王面前如此回答了,可是云梧他還是牽掛著雙艷的生死,想當年自己與雙艷無意相識,卻因為神族,妖族不能通婚的法令,他們只能暗地來往。自己若只是一個平民,倒也沒什么,雖然法令上禁止妖族,神族,魔族互相通婚,但是仍然有那些個不怕死的妖與魔,他們雖然公然不敢與法相抗衡,暗地里還是有許多妖魔鋌而走險的。可是自己是皇室中人啊,又怎能與一般平民一樣呢?

想到這里,云梧恨死了自己的身份,若是自己不是出身于皇室,若是自己只是一個普通人。

不過,這僅僅是如果,就算你的如果成了真,那雙艷不也是皇室中人嗎?

想到這里,總算讓云梧如釋重負。

云梧與雙艷偷偷相處了一段時間,可是還是不小心讓燕雙我物父親發現了,他要將此事報與精靈族老族長。那不就讓云梧為難了嗎?兩人只得無奈分開,從此勞燕紛飛,不過,他與雙艷有個八年之約,那就是八年后,云梧要回妖之森林,去尋找她。

那妖之森林的統治者雖然阻止雙艷與云梧來往,但是當云梧當著他的面答應從此與雙艷一刀兩斷的時候,他也就作罷了,畢竟報與神族知道,讓老酋長來處理,對自己有什么好處呢?

到那個時候,什么好處也撈不著,反而害了自己寶貝女兒的名聲,這點妖族還是能夠拎得清的,他還是分得清輕重緩急的,因此,云梧與雙艷的事情,老酋長不知,云霍不知,那羽軒就更不知了。

這時候,云梧不禁想起了羽軒,她那張楚楚可憐的臉龐又浮現在他的面前,“TMD。真是活見鬼了。”云梧說。

他不敢去想羽軒,但是又忍不住讓她吸引。

為了讓自己清醒一下,云梧就跑到野外的空地上,開始練他的功力。

他在野外,練得汗流浹背的,但是他并不覺得累和苦,反而困擾他身心的問題才讓他覺得身心俱疲。

這時候,羽軒休息夠了,她也到外面去散散心,她覺得這神族就是好,不僅人好客,對外人幫助悉心,并且,連野外的花香,野草都那么有生命力,給人清爽的感覺。

羽軒到了野外,看到一個小孩子在一邊捕蜂蝶,那孩子的速度可真是驚人,一般大人都不是他的對手。

他跑了過來。不小心撞了一下羽軒,羽軒連忙站起來對他說:“小兄弟,你摔疼了沒有?來,讓我看看。”

那小孩子上前說:“摔疼了啊,我要告訴我爸爸媽媽去。”說著,那小孩子假裝地哭了起來。

這讓羽軒覺得不知如何是好。她這是站在別人的土地上,在這個地方,她只是客人。如今不小心撞了孩子,卻讓人家覺得疼了。

羽軒只得小心地上前哄著他說:“小朋友,你不要哭了,來,姐姐幫你揉揉,你不要告訴你爸爸媽媽好不好?”

“你弄疼了我,我為什么不告訴爸爸媽媽?”那小孩子扮了一個鬼臉。仿佛在向羽軒示威。羽軒頓時覺得一陣凄涼,自己如今虎落平陽,可憐得緊,到處讓人欺負。就連一個小孩子也欺負起她來了。

她在傷感之余不禁說:“你倒幸福,有爸爸媽媽可以告訴,有委屈可以有個地方說說。姐姐現在是沒有爸爸媽媽。如今自己遇到了困難,根本就連個說的地方也沒有,連個可以說的人都沒有。”

“姐姐,你不高興嗎?那你的爸爸媽媽呢?”那孩子問道。

“死了。”羽軒冷冷地說,此時,她已經做好了各種準備。反而寵辱不驚了。

“死了,什么時候死的,為什么死的啊。”那小孩子雖然只是個孩子,問起話來還是那樣老道。

“剛剛,讓人謀害殺死的。所以我才會來這里。”羽軒簡要說了一下。

沒想到那孩子居然說:“姐姐,其實我和你一樣,我也沒有爸爸媽媽。所以,你放心吧,我沒有地方可以告訴的。”

剛剛還在顧影自憐的羽軒此時,一下子豁然開朗,自己雖然讓飛天城主奪去了父母的生命,可是畢竟自己長大了,而這個孩子那么小,也不是一樣沒有父母了吧。雖然他的父母不一定是讓人謀害的,但是,他還那么小。或許他還沒見過父母的樣子呢。

憐惜之情油然而生,羽軒不禁問:“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以后。姐姐就做你的親人吧,我也沒有親人了。”

那小孩子聽羽軒那么一說,破涕為笑,說道:“我叫夜久,你叫我夜久就行。”

close

猜你喜歡

短篇 古代言情
短篇
短篇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短篇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短篇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古代言情
古代言情

古代言情小說包含了古代言情小說大全,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說推薦等內容。選取了一些時下最為優質的古代言情小說,方便您快速找到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說。

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0-2019 精彩100小說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聯系QQ:

三d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