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100小說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穿越 > 紈绔毒妃:腹黑邪王輕點寵

紈绔毒妃:腹黑邪王輕點寵

紈绔毒妃:腹黑邪王輕點寵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9-10-17 01:34

評語:主角性格討喜,出手干脆,遇事冷靜,而且作者文筆非常好,那種輕松搞笑的氛圍,也是我們這些讀者喜聞樂見的風格,很喜歡,一定要推薦!

顧蕾眼巴巴的看著面前這位身著紫色錦衣金絲勾邊的男人,只見著他紋絲不動,眸光清冷的看著她只字不言。

不由得火冒三丈,“嘿,你是聾子是吧?跟你說話呢聽沒聽見?”趕著逃命呢,哪兒還容得他磨磨唧唧,“別給我裝啞巴,識相的乖乖給我滾下來!”

從腰間掏出一把匕首,寒光凜冽,直直的指著馬上男人的面門威脅著。

“哈嗤……”低頭吃草的馬兒動了動身子,搖了搖頭,鼻息間發出一道聲音,然后繼續低頭安靜的吃著嫩嫩青草。

可即便是如此,馬上的男子仍舊是穩如泰山的坐著,眸光注視著她一言不發。

莫名的倒是叫顧蕾覺得毛骨悚然,這深山老林的,剛剛穿越而來對這個世界一無所知,突然遇見這樣詭異的男人還真是叫人瘆得慌。

嘴角不由得狂抽,這完全不是溫柔能夠解決的問題。思及此,她猛然跑向一邊,躍上一旁大樹樹干而后一個完美帥氣的回旋踢……

“哎呀,你抓我腳做什么?快放開我呀!”

就在顧蕾以為自己一個完美絕殺能將馬背上的男人踹下馬的時候,誰料想那男人居然空手捏著她的腳踝將她倒拎了起來,活脫脫的像是拎著一只掙扎著的兔子,且還喋喋不休。

半晌,男子眸光陰翳,手一甩狠狠地將她扔在地上,聲音溫潤如玉道:“鬧夠了沒?”

撐地坐起,被摔的吃痛的顧蕾不由得倒抽一口氣揉著背脊坐在地上看著他有些莫名其妙,不明其意。

“出行前可是你向父王一再保證自己會安分守己的,可是你瞧瞧你的現在的樣子?身為名門閨秀穿著奇裝異服很好玩?”男子面容清冷,話語嚴肅的呵斥著。

納尼?!

一頭霧水的顧蕾有些風中凌亂,雙眉顰蹙而起,怎么地,這人認識自己?

眼底流光微轉,咧嘴嘿嘿一笑,“鬧著玩,鬧著玩,干嘛這么較真嘛。對了,咱們這兒是在哪兒呀?”撓了撓腦袋佯裝一副懵懂無知的樣子。

管他是不是認錯人了呢,先弄清楚當下情況再說。

顧文淵無奈一聲嘆,伸手揉了揉眉心,“天泉山。”簡明扼要的回答,對于她的紈绔已然習以為常,卻甚是頭疼。

“咱們這是身處哪個國家呀?”她又問著。

“北辰國天泉山。可聽清楚了?”顧文淵再次重聲著。

顧蕾木納的點點頭,是的,確實聽清楚了,可特么北辰國是個什么鬼?是她歷史沒學好么,怎么好像完全都沒聽過這個國家!

可她也不傻,轉瞬間便明白了自己應該是穿越到一個歷史上不存在的國度。

這下子完了,對這個世界一無所知會不會混不下去死的很慘?

“啟稟公子,大事不好了。”突然,一名侍衛從顧蕾身后竄了出來,雙手抱拳立在馬前一米之處。

“說。”

“啟稟公子,夜王在天泉池沐浴之時被一女刺客綁了并且被狠狠地毆打了一頓,時下正在羅網式搜捕女刺客。”侍衛言簡意賅的稟告著。

聞言顧文淵眉心一擰,不可思議道:“你是說夜王君驚鴻?”

“是的,公子。”

“夜王武功蓋世,全天下只怕沒有幾人武功能夠超越他,如何會被毆打?純屬無稽之談,一派胡言。”普天之下只怕沒有幾人武功能在君驚鴻之上,更不可能是女子所為了,荒謬。

侍衛卻急了,連連解釋道:“屬下所言字字屬實,聽說毆打夜王的女子穿得黑色奇裝異服。”說著他眸光瞥了一眼顧蕾,眼珠子一亮指著她說道:“對,對,跟小姐穿得衣服差……差不……多。”

說著說著那侍衛聲音驟然變小,低弱蚊蠅,仿若是說錯話了,又仿若是知道了什么。

顧文淵眉心擰的更緊了,掃了一眼顧蕾的裝束,半睨著眸子洞察著她的表情變化,只一眼便知曉了什么,叮囑道:“你先下去,記住,管好你的嘴。”

“是,公子!”侍衛領命點頭,轉身離去,末了頗有深意的看了看坐在地上的顧蕾,幾不可見的搖了搖頭,那眼神跟天泉池那些影衛一模一樣,像是在看將死之人的模樣。

顧蕾不由得咽了咽口水,這眼神太駭人了。

看見膽怯懼怕的她,顧文淵質問道:“是你?”

“什么是我?”她抬眸看著坐在馬背上的男人閃爍其詞,搖了搖頭,“不……不是我!”說完好似心虛似的低下了頭左顧右盼不再說話。

此一幕落在顧文淵眼中,對此事已是了然于%。

“夜王身份尊貴,乃是戰場上百戰百勝的常勝將軍,年紀輕輕便被封為‘夜王’,民間百姓更是對其崇敬不已,故此便有‘戰神’之稱。其人功高蓋主,聲名遠播,在北辰乃是舉足輕重的人物。不過,此人性子乖張暴虐,跺跺腳都能使得不少國家聞風喪膽,得罪他的人都沒有好下場,大抵會死的很慘。”

說到此他頓了頓,嘴角勾了勾,“既然不是你那便最好,走,隨我一同面見夜王去。”

顧蕾咀嚼著顧文淵適才說的那些話,不覺得渾身一顫,汗毛都豎起來了。

若是知道剛剛那個男人這么牛叉哄哄的,打死她也不可能會去招惹他。

一時間她仿若是看見了死亡之神越來越近,向她伸出了索命的魔爪,小心肝不由得直顫顫。

“等等!我說我說!”見著顧文淵駕著馬要調頭離去之時她立馬阻攔著。她可不傻,聽著他與剛才那侍衛的意思,自己的身份應該就是他的‘妹妹’了。

那既然如此不如臨時抱佛腳,得以保命便是上上之策。

“哦?是么,剛才是誰否認來著?”他滿是嘲諷之意的諷刺著,見著顧蕾嘴角抽+搐一言不發便不再嘲笑,問道“說說都怎么著夜王了?”

“罵了他。”顧蕾眼珠子地滴溜滴溜轉,一本正經避重就輕。

顯然他也是不相信的,追問道:“還有呢?”

“綁了他。”

“繼續說下去。”

“額……那個……踹了他一腳,”眼角撇了撇顧文淵,見著他臉色陰沉繼續說道:“末了……末了還強 吻了他,咬了他一口。”

此刻顧蕾方才意識到自己有多么的在作死,這種策馬揚鞭在作死的道路上越奔越遠的感覺真特么……一點都不好!

天兒雖不熱,可她額頭上細密的汗水卻滴滴滑落,煞是懼怕的緊。

顧文淵臉色又豈是一個黑字能夠形容的,陰沉似墨簡直都能滴出墨汁來。看著也是駭人的緊,端是那張溫潤的容顏嚴謹起來著實有幾分凌厲之色。

驟然,馬背上的顧文淵右手弓曲成爪,掌心里凝聚著一團藍色火焰熠熠生輝,他雙眸一轉不轉的盯著顧蕾突兀的一出手,藍色罡氣徑直朝著顧蕾的面門直擊而去。

如此一幕倒是讓她頗為意外,想躲避卻已經沒有了機會。坐在地上的她下意識的貝齒咬唇閉著眼睛,雙手緊緊地攥著,緊張的渾身僵硬起來等待著死亡的裁決。

心中咒罵著這個男人怎么可以這么狠心,居然敢對她這個‘妹妹’下手如此之狠,是要取了他性命去博王寵嗎?

“嘭——”

一聲巨響,似爆破聲一般,能夠感覺大地都為之一震,搖了一搖。

可她卻沒感覺自己身上有什么不適呢,于是半瞇著眼睛睜開一條縫四處張望看了看,這才發現原來這男人不知怎的一掌打在了一旁的樹干上,而那樹已然搖搖欲墜。

思慮間,“吱呀”一聲,一顆一人粗的參天大樹倒向了一邊,掀起了一陣灰塵。

“怎的不躲?”對于她的反應有些出乎意料,如若不是方才他再次出手將剛才那一團罡氣打向一旁指不定會出現什么樣的后果呢。

顧蕾不由得松了口氣,咧嘴一笑,露出一排潔白貝齒,笑的天真無邪,“嘿嘿,你是我哥,我才不相信你會對我下狠手去博那什么夜王的高興呢。”

殊不知她背脊已經是汗水淋漓,有種劫后余生的**?。

呼,嚇死寶寶了!

“你作何打算”憑著夜王的性子,是不會輕易放過她的。

更遑論她只是丞相府的嫡女了。

顧蕾從地上爬了起來,拍拍**上的灰塵,樂呵呵的跑到他身邊抬頭看著他,“要不你給我點銀子讓我跑路吧?夜王那人這么殘暴,你都不知道,他那人就是那種一言不合就想掐斷我脖子的人,還好我脖子硬實,不然早斷了。”

摸著自己個兒的脖子一本正經的說著。

心里打著如意算盤,尋思著,自己又不真是他的妹妹,指不定待會兒他親妹妹就回來了呢。

現在趕緊在他這兒套點錢跑路,說不定跟他親妹妹長得容貌一樣的,還能替頂罪不是。

哎媽呀,這么想著簡直太好了,絕處逢生吶!

不由自主的有些佩服自己的睿智超凡。

“跑?往哪里跑?夜王的勢力遍布全天下,更是有個羅網組織無孔不入,你覺得你能逃到哪兒去?”一時間竟覺得她天真的可以!

close

猜你喜歡

古代短篇虐戀 短篇言情 女生穿越
古代短篇虐戀
古代短篇虐戀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古代短篇虐戀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古代短篇虐戀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短篇言情
短篇言情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短篇言情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短篇言情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女生穿越
女生穿越

小編為大家整理歸納了女生穿越小說類相關的資源合集,相信朋友們通過女生穿越這個專題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說閱讀!

查看更多>

最新章節

Copyright © 2010-2019 精彩100小說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聯系QQ:

三d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