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100小說網—最優質,最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

當前位置: 首頁 > 小說庫 > 言情 > 萌寶向前沖:帶著爹地,追媽咪

萌寶向前沖:帶著爹地,追媽咪

萌寶向前沖:帶著爹地,追媽咪

5.0

手機閱讀

時間:2019-10-17 05:44

評語:小說寫的很不錯,情節方面設計的很精彩,跌宕起伏,描寫生動,太喜歡了,這樣的神級作品

標簽:

第五章 你也不要*嗎?

霍念安在她懷里沉沉的睡了過去,纖長濃密的睫毛上還沾著淚珠,一雙肉嘟嘟的小手緊緊的拽著她的衣服,像是生怕她離開。

“這……”

葉清暖正感覺為難時,一名男傭人上前來,恭敬的說:“葉小姐,請跟我來。”

他帶領葉清暖上樓。

樓梯過道上鋪著地毯,每隔幾米便有一處花瓶,插著新鮮的花束。

硬裝和軟飾盡顯精致大氣,無不在體現著主人卓越的審美和非凡的地位。

傭人帶她來到霍念安的房間,位于二樓東邊的第二間。

當他將門打開,看到內飾的葉清暖,不敢置信的問:“這里……是安安的房間?”

“是的。”傭人頷首。

眼前的房間繼承了別墅一貫的奢華,冷色系的風格卻一點都不像孩子的臥室。

從家具到擺件,找不到一丁點關于童年的童趣,冰冷而生硬。

這孩子的父親到底是有多不上心?

葉清暖心生不滿,但也并未多言,抱著霍念安去chuang上。

可當她將他放下,準備抽身時,睡夢中的霍念安卻像是受了驚,雙手更加緊張的握住她的衣服。

“媽咪……媽咪……”

他憋著小嘴,一副要哭的樣子。

帶著哽咽的低喃,語氣里充滿渴求,“媽咪……別走……”

葉清暖的心就像是被人戳了一下,她附身輕拍霍念安哄他,“乖乖,我不走,你安心睡,乖……”

直到霍念安陷入睡眠,他的手才算是緩緩松開。

葉清暖得以自由。

看著室外透進來的陽光溫熱柔軟,眼看已是下午,她想著該找機會離開這里。

雖然小包子的遭遇令人同情,但她不能留在這兒,她還有自己的事要做。

為了避免吵醒霍念安,葉清暖輕手輕腳的離開房間,不想她剛一打開門,屋外便站著一抹高大的身影——是霍云嘯的助理,景易。

景易推推鼻梁上的眼鏡,對她說:“葉小姐,二爺有請。”

葉清暖蹙眉,但還是跟在他身后。

兩人一前一后下樓,只見霍云嘯坐在沙發前,面前放著一杯咖啡,以及一疊資料。

那從容不迫的氣場,不怒自威的樣子讓人不自禁的繃緊身體。

葉清暖來到他面前,霍云嘯優雅的喝了一口咖啡后放下杯碟,聲音清冷道:“坐。”

待到她入座,景易便將那份放在茶幾上的資料遞到葉清暖面前,解釋說:“葉小姐,這些是小少爺平日里的一些生活習慣,以及這一個月里您需要配合做的事。”

“……”葉清暖沒有接過,蹙著眉看他們,“你們還真把我當成保姆了?”

霍云嘯淡然提醒,“別忘了在這之前,我都說了什么。”

他的口吻里帶著明顯的威脅,一副會讓她走投無路的架勢,讓葉清暖感到不悅。

“我剛才口頭承認不是因為我做過這些事,而是我想盡快脫身。關于事發當時的監控,你們不過是斷章取義,我是清白的,也絕沒有要綁架一個孩童的念頭。”她義正言辭,不卑不亢的說著。

話語間,霍云嘯掏出一支煙,景易遞上火機為他點上。

他靠坐在沙發上,指尖夾著煙,一雙長腿輕敞,微微張開嘴,吐了口煙圈,“所以,你覺得法律會站在哪一邊?”

他的反問,那張彌漫在煙霧中的俊臉,神色間透露著勝券在握。

葉清暖放在膝蓋上的雙手緊握成拳,不甘心的咬唇。

是啊,這個社會本就是勝利者的生存游戲,法律存在的意義不過是約束那些沒錢沒權的小老百姓。

根本不足以壓制能在嵐市只手遮天的霍云嘯。

“即便如此,我也不會屈打成招,沒有做過的事,我不會為它承擔任何后果。”葉清暖說著就站起身來,“如果你硬要走法律程序,我愿意奉陪。”

她強硬的表態,說完就起身要走。

那副誓要與惡勢力戰斗到底的決絕,讓坐在沙發上的霍云嘯眉尾輕輕挑起。

這樣的發展,出乎景易的預料,“二爺,這……”

身后男人的目光就像是瞄準獵物的野獸,始終緊盯著葉清暖,讓她備受壓迫,后背更是冒出一陣冷汗。

沒人知道,葉清暖決心離開時,**已經疲軟,攥緊的手心里滿是汗水。

她很清楚自己和霍云嘯之間的相差懸殊,硬碰硬無疑是雞蛋碰石頭,可她就是不愿屈服在他的脅迫之下,霍云嘯所做的一切都讓她感到排斥。

葉清暖執意離開,就在黑衣人們打算攔截她時,樓梯上傳來一抹委屈的聲音。

“暖暖,你也不要*嗎?媽咪不要*,你也不要*……”

葉清暖原先堅定的腳步,因霍念安的哭唧唧而停下,她慢下腳步后停了下來。

轉身,只見他小小的個子站在樓梯上,光著腳丫,衣服凌亂,雙手揉著濕漉的眼睛,一副孤立無援的模樣。

“……”葉清暖咬唇。

雖然只是短暫的相處,可對這小奶包,她心頭總會產生一股難以舍棄的憐惜。

“安安不想你走,你走了,就沒有人陪安安了,嗚……”霍念安可憐巴巴的說著,字里行間滿是委屈。

內心防線在此時瓦解。

葉清暖深深的吸一口氣,她邁著步往回走。

她走向霍念安,開口的話卻是對沙發上的霍云嘯說的,“就一個月,我可以暫時陪他,但我絕不會做任何多余的事。”

說完,她抱著霍念安上樓去。

目視著樓梯上逐漸消失的兩個人影,景易看了一眼霍云嘯,他似笑非笑的樣子讓景易推了推眼鏡,道:“二爺,刻意約束的效果似乎適得其反,不如就交給小少爺吧?”

霍云嘯沒有回答,只是彈了彈指尖的煙灰,眼神意味深長。

close

Copyright © 2010-2019 精彩100小說ALL Right severed 備案編號:聯系QQ:

三d开奖号码